在那个雪天,我长大了……

作者:刘雪 来源: 指导老师:赵业 所属学校:郑州市第二中学 时间: 2017-05-13 18:57 阅读:
在那个雪天,我长大了…… 雪天,天地间都是一片洁白的世界,万物栖息着,积蓄着来年发芽生长的力量。而我却不同,在那个雪天,我长大了…… 自我记事起,母亲对我来说就是无所不能的。但对于父亲,我却总是很淡漠。平时见面,少言寡语的父亲都很少向我说话。每当看到其他小朋友肆无忌惮地同父亲嬉戏、打闹时,我的内心都充满羡慕和刺痛。上学后,我刻意封闭自己,即使同别人交谈,也很少提起自己的父亲。 在我心中,与妈妈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样的欢乐和短暂;而与父亲单独在一起时,每一分钟每一秒都让我非常不安。那时的我不了解,两个不善言谈的人在一起,他们的内心对彼此是关爱的,他们的言语却是沉默的。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,我与父亲间的隔膜越来越深。但自打那个雪天后,我看到了父爱的伟大,也感受到了父亲那隐藏已久的深沉的爱。 那天,大雪不停地下着,整整一天一夜。天灰蒙蒙的,地上厚厚的积雪早已阻挡了我家门前的小路。雪还没有停的意思,望着窗外洁白的一片,我心里只想着如何能溜出去玩一会儿。下雪天总是让小孩难以抑制地激动。这时妈妈接了一个电话,简单说了几句后,她喊我一起出去。我心里非常兴奋。妈妈带我到家里的小柴房里拿了一些玉米芯和煤球,又到外边去拣了一些湿湿的柴禾,转身到厨房里开始生火烧开水。 不一会儿,一阵发动机的声响出现在门外。妈妈赶紧跑去开了门。“这么冷的天,会是谁?”我心里正猜测着,一个“雪人”映入眼帘。他穿着又旧又破的绿色军大衣,但那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冰。他的头发也结冰了,甚至眉毛也变白了。我简直被这个人吓住了,他是谁啊?只见他走进厨房,用冻裂的手艰难地脱下军大衣,打来热水开始洗脸。这时我才看清他——我的父亲!我大吃一惊:他不是出门打工去了吗?天寒地冻的,他是怎么回来的?一连串的疑问藏在我的嘴边,可我就是开不了口。 后来我才从妈妈那儿得知,父亲本来是到街上去做小生意,正好碰上下雪,可他不肯立刻回家,一直在雪地里等着,直到把东西全卖完。天黑了,他不愿意花钱去住小旅馆,就睡在大街上。第二天,大雪封路,他开着农用车,花了几个小时才回到家里。听着母亲的讲述,我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,父亲所有的付出,都是为了我,为了这个家呀! 父亲依旧沉默寡言,他早出晚归不停忙碌着。我从未听见他因为生活的艰辛而抱怨过什么,因为他知道,家庭的开支重担压在他身上,子女上学的费用也必须由他来承担。相比之下,我却时时因为和父亲的疏远,或多或少地在心中有了怨言。可这雪天的一幕,让我开始痛恨我的不懂事。 自那以后,我和父亲的交流多了起来,我开始主动地关心他、问候他。每次同他打招呼,他总是憨憨地笑着,我的眼前却总是浮现那个站在雪地里的“雪人”。我开始学着对生活乐观,对同学热情,因为我知道,这世界上有一个人,我的喜怒哀乐牵挂着他的,我的成长是他最大的心愿。 这个雪天让我成长。我决心不怕风雨,早日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,为父母遮风挡雨!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